隰有荷华

追剧 日常
【注:一年生不写了 请勿关注】

【镇魂/巍澜】二三事

背景还是跟着剧版来(毕竟原作已经美好到无需脑补,两位神根本不会如此战损)

这里假设巍巍在伤重千钧一发之际,在圣器的帮助下,将回溯的时光展现在面面面前,解开了他觉得自己被亲哥抛弃的误会,知道了一切不过是命运捉弄,哥哥一直在牵挂自己以后,面面改邪归正,把吃了的都吐了出来,待在地星代替他哥哥乖乖履行起黑袍使的职责,以弥补过往的错误。而他哥自然是和赵处长夫夫双双把海星还,特调处的一干人等也都各回各家,继续起平凡的小日子。



二三事


赵云澜最近有点闲。

准确的说,是很闲。

窝进特调处那个几乎专属于他的牛皮沙发,翘着的两腿搁在办公桌上,赵处长闭着眼睛养起神来。

办公室里的空调开得很足,空气里的暖意让他有些昏昏欲睡。

迷迷糊糊间,脑海中闪现的那些浮光掠影的画面不是梦境,而是几个月前在地星的那场腥风血雨的殊死搏斗。

浴血倒地的沈巍,他撕心裂肺的怒吼。冰锥扎入身体的声音,他绝望的低声呼唤。

逐渐陷入睡眠的赵处长心越来越沉,直到一种被压得透不过气的感觉逼迫着他睁开了眼。

明亮的光线落入视野…..还好,并不是暗黑的地君殿。那一段惊涛骇浪,最终峰回路转,湮没于昨日烟尘。他和沈教授,在那样的困境里,携着手互相扶持着,终归还是回到了海星的朗朗艳阳之下,重拾起平凡人的琐碎时光。

低头一看,找到了自己胸闷难耐的罪魁祸首。

大庆这只懒猫,最近真是越吃越胖。

将躺在自己胸口上睡得香甜的黑猫提溜起来扔到一边,赵云澜整整衣服,看了眼手表。

“我出去巡视一圈。”冲周围喊了一嗓子,食指上转动着车钥匙,赵处长轻快地走出了特调处的大门。

“切。”亚兽族大族长从喉咙深处发出一声鄙视,“巡视?准又去找他家沈教授了。这腻歪的。”

一旁正在帮着郭长城整理文档的楚恕之冷冷接话:“黑袍使那样优秀的人,怎么就栽在他赵云澜这小子手里了,想不通。”

“可是......我觉得赵处和沈教授他们两个真的很配啊。”郭长城轻轻地嘀咕,立马吃了黑袍使脑残粉楚哥的一记白眼,默默收了口。

林静从电脑前抬起头,笑道,“老大都走了,咱们也收拾收拾该干嘛干嘛去呗。”

话说上次大战结束后,龙城恢复了平静,地星和海星之间缔结了新的和平同盟。在不使用异能的前提下,允许地星人在一定期间来海星逗留,分享这里的阳光、温暖和资源。而相关守则的执行,则由接任黑袍使的白袍使(没错,就是面面)监督管理,虽然沈面这小子一度因为误会和中二误入歧途,但误会解除后幡然醒悟,彻底丢开了夜尊的身份,开始用心学着管理地星。凭着自身无与伦比的蛊惑功能,管理起来倒很是有条有理。而那之后,也再没有发生过地星人捣乱的事情,现在不止龙城,连整个海星都平静了许多。

没有了奇案怪案,特调处自然也就空闲了下来。林静热衷于和从波PK黑客技术,刚刚继任了大族长的祝红少不得隔三差五请假回去处理冗务,两个能量体整天腻腻歪歪,大庆除了偶尔去找他的大吉妹妹,基本就窝在阳台上晒太阳。就剩下楚哥带着他的小跟班,兢兢业业跑外勤,帮忙刑侦处解决一些常规案件。

至于赵处长嘛,之前的恶战里沈教授又是被打又是被扎,原本就因为和他共享生命链接而变得衰弱的能量几乎消耗殆尽,恶战结束后那奄奄一息的样子,让素来淡看风云的赵云澜再也笑不出来,心像被钝刀子一点点锯着,疼得不行,流了一脸的泪。

幸而命运留情,人在身边。

抱着沈巍回到地星的医院,素日里连自己也照顾不妥帖的赵处长每日里陪床看护,好汤好水地喂着。眼见着沈巍从面无血色遍体鳞伤一点点康复,脸色也逐渐红润,才安下心来。但终究冰锥刺心的伤害巨大,伤愈后沈巍身上残留的黑能量所剩无几,基本也就和个普通人没什么区别,他自己倒是不怎么在意,偏偏赵云澜心疼的紧,不知道如何能帮他恢复,想着多休息总是好的,便逼着沈巍在医院继续休养,不许他回学校去上课。直到沈巍有天终于忍不住小声抱怨整天只吃不动,自己原先那些贴身标致的衬衫都要扣不上了,看着他脸色确乎也比以往更好了些,赵云澜才勉为其难答应让他继续去学校上课,再三叮嘱他不许太累,还存了一份对方的新课表在手机里。

谁承想龙城大学那头,为了海星的持续发展,新开设了资源开发利用的研讨课题,没了科研领头羊欧阳教授,学术上一把手的沈教授的回归可以说是解决了学校的燃眉之急。所以沈巍经常是上完了预定的课程还要到研究室做实验,一天下来倒是比从前更忙了几分。

于是最近不太忙的赵处长,便时不时上班摸个鱼,偷偷跑来龙城大学偷窥他家沈教授。

就好像现在,轻手轻脚走进阶梯教室,在最后一排找了个空座,赵云澜趴在桌上,嘴里叼着棒棒糖,脑袋枕在胳膊上,目不斜视地盯着讲台上的那个身影。

讲台上的人立马发现了他的视线,目光在他身上停驻了几秒,才垂着眼睑掩去了眼里一闪而过的光亮,继续讲起课来。

真好看,我家小巍真好看。

赵云澜嘴角不自觉上扬。片刻又感觉有些惭愧,怎么能说会道的自己想着沈巍的时候,词汇竟贫瘠得宛如文盲。心里那种喜欢到不知如何是好的情绪,明明浓烈得足够细数个三天三夜,细想来却也只能是一个“好”字。

铃声打断了他的思绪。耳边熟悉的声音说着“今天的课就到这里。”赵云澜刚想站起来,上前和小别一日如隔三秋的大美人说说话,却发现沈巍不见了。

确切地说,是被包围了。被七八个女生围在中间提问,

沈巍朝他投过来抱歉的目光,他笑着指了指座位,示意沈巍别着急,自己在这等着他。

没想到那些女学生的问题竟是绵延不绝,你方唱罢我登场,一刻钟过去了人群也没有散去的趋势。看着自家教授游刃有余温文尔雅侃侃而谈的样子,赵云澜原本还挺得意的。直到前排两个女生的低语飘落到他耳朵里。

“沈教授真是太帅了!”

“是呀,声音也好听,怎么会有这么完美的人!好想听着他面对面和我说话哦。”

“那我们也找个问题去请教他吧,听说他身上的香水味也很好闻呢。”

“好呀好呀,走走走!”

自家美人教授如此人气爆棚,原本应该引以为豪的赵云澜心里却渐渐有些不是滋味。大约是今天吃的这根棒棒糖的口味不好,怎么觉得嘴里泛着一丝丝酸。

这么好的沈巍,他披荆斩棘穿越时空从一万年前拐带过来的小美人,怎么容得他人觊觎?

一个抛物线将不好吃的棒棒糖扔进垃圾桶,赵云澜踱着步子往讲台走去。

“小巍~~~”一声不是很响,但透着赵云澜特有的慵懒语调的呼唤,把周围七嘴八舌的“沈老师”“沈教授”给活活压了下去。

原本被簇拥在里头的那位,被这声呼唤给晃了神,扑闪扑闪的大眼睛看着他,瞬间忘了前一个学生问的问题。

周遭的学生们看这架势,估摸着是老师的朋友来了,便也乖乖说着拜拜离开了教室。诺大的教室里,只剩下了他们俩。

“你怎么来了?”沈巍定了定心神,硬是把还在吟味着刚才那声亲昵呼唤的神思给拉了回来。赵云澜这么叫他的次数很少,但每次被他在大庭广众这么一叫,他总要心神都晃一晃。

“接你下班呀。走,一起去吃饭。”赵云澜边说着边往门口走。

沈巍花了三秒钟考虑,是老实告诉赵云澜自己实验室那头还需要整理数据暂时走不了,还是赶紧找个人帮忙处理实验室的剩余工作。三秒钟后借用赵云澜的手机给实验室打电话请假说自己晚上突然有事去不了,明天再去帮忙。

挂了电话,见到赵云澜好整以暇的笑容,沈巍有些不好意思,拉着他就往外走。

“其实你也可以先去实验室,我等你。”

“不用,走吧。”

习惯了等待的人,偏偏不想让那个人等待。即便只是短短几十分钟。


目的地是龙城大学附近的一家私房菜馆,这家店环境优雅,还有现场的钢琴演奏,最是适合情侣朋友小聚。找了个靠墙的安静位置坐下,随意点了几个菜,两人边等着边说起话来。

其实两人都不是对吃的特别上心的人,赵云澜更是可以几桶泡面走天下,要问他最喜欢吃什么,恐怕没什么能比得上他家沈教授的手作家庭料理,只是看沈巍如今工作忙,便不怎么舍得让他下厨,倒是一起在外面吃的更多些。

大部分时候,赵云澜在说,沈巍凝神地听,偶尔沈巍说几句,赵云澜便撑着脑袋,看着他微微笑。

吃的什么东西,谁会在意呢。

只是这静谧的美好忽然被一阵孩童的哭闹声打断。

两人侧头看去,隔壁桌坐着的大约是一对年轻夫妇和他们的孩子,孩子看着才三四岁模样,不知怎么突然哭闹了起来,年轻夫妇很努力地想安抚孩子,抱着拍着,可惜怎么都不得法,在安静的餐厅里,孩子的哭声尖锐而吵人,引得不少食客侧目,夫妇的脸上满是尴尬。

“你看宝宝这么闹,我们还是回去吧。”妻子无奈地对丈夫说。

“可是今天是我们结婚纪念日,你忙着带宝宝,我们难得有机会一起出来吃饭。”丈夫似乎有些不甘心,又有些愧疚。

桌上摆着花,还有酒,看来本来是丈夫送给妻子的礼物,只是如今这浪漫的晚餐怕是要半途而废了。

看夫妻二人站起身来准备离开,赵云澜和沈巍打了个招呼,走了过去。

“小朋友,你看这是什么?”他也不知从哪个口袋变出一根棒棒糖,在哭闹的孩子面前滴溜溜晃悠,亮晶晶的糖纸很快吸引了小孩子的目光。大概他天生具备和任何人群无障碍交流的天赋,也不知道他唧唧歪歪和小朋友嘟哝了些什么,抽泣声渐渐小了下来,拆开糖纸舔着棒棒糖,那娃娃终于是破涕而笑。

受了年轻夫妇的千恩万谢,赵云澜得意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想不到你还会哄孩子。”沈巍笑道。

“我会不会哄孩子,你还不知道?”赵云澜回答得不假思索,沈巍却是花了好几秒才消化了这里面的意思,白皙的脸颊上泛起隐约可见的红色。

万年前尚是小鬼王的自己,可不就是被他的侃侃而谈和一根棒棒糖,哄得从此丢了一颗心?

只是后来,肩负黑袍使的职责,历经风霜捶打,磨砺成了如今这沉稳的性子,和当年软萌会害怕的自己已经判若两人。所以重逢以后,倒是没再享受过那种被当作孩子哄的待遇了。

想起刚刚那孩子手里的棒棒糖,想起上次一起去拜访迎春长老,赵云澜伸出的那根棒棒糖,沈巍忽然有些委屈起来。修炼成了现在的自己,和赵云澜比肩而立,自然是好的,只是,突然……就有些怀念,那被当作小孩子哄的时光。 

“我怎么会知道呢。”他小声嘀咕。

调笑了大美人以后,正欣赏着对方反应的赵云澜,捕捉到了对方眼里一闪而过的失落,和小小的……委屈,和软萌。

和一直以来深邃地藏了无数故事的沈教授的眼神不同,这个眼神直白而纯粹。

很熟悉。

赵云澜想起来了,那是万年前的星空下,夜色里,与他畅谈时小鬼王的眼神。

下一刻,记得动作要快的赵处长,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将不知从哪里又变出来的一根棒棒糖,塞进了面前人的嘴里。

眼见得沈巍眼睛因为吃惊而瞪得圆鼓鼓,然后洇出水光来,竟是有些泪盈于睫的样子。

“甜么?”赵云澜凑近问。

“嗯。”依然记得眼前这个人万年前的教诲,添着棒棒糖,沈巍轻轻点头。

“那这样呢?”移开沈巍握着棒棒糖的手,赵云澜的唇贴了上去。

是棒棒糖的味道,却比任何一根棒棒糖都甜千万分。

其实那以后,思念着最初棒棒糖的那种甜味,沈巍也试着吃过一摸一样的棒棒糖,也吃过其他的甜食,但没有一样甜品,能让他重新体味到那一天的那种甜蜜,有时甚至觉得苦涩。渐渐的,他也就变得不爱吃甜食了。

原来,甜的不是棒棒糖,是给了糖的那个人,那个人的话语、笑容,沁入心扉,化成了铭刻记忆的甜。


-----

这两个礼拜实在是被吐血战损的巍巍和澜澜虐到心肌梗塞了,也不知道今天离原著八百万里的故事能够被圆到什么程度,虽然还是相信编剧不会脑残到真的放出一个BE的结局,但是谁知道呢???

赶在那之前慰藉一下自己,写个没啥情节的小甜饼。


评论(4)

热度(84)

©隰有荷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