隰有荷华

追剧 日常
【注:一年生不写了 请勿关注】

[ZYL48/公子景*连城璧] 入梦 2

连城璧不知道,从哪一天开始,自己竟然就习惯了那个趁他熟睡后入梦而来的人,甚至一到入夜就隐隐期待。

以前,他的睡眠很浅,一点风吹草动就会惊醒,现在,他却是沉浸于每一次梦境,睡得格外安稳香甜。

在梦里,新结识的这位伙伴会陪他说话,听他的抱怨和不开心,站在他的立场上开解他,宽慰他。

似乎不是初相识,而是认识了很久的知心人。


“小神仙,今天娘又责怪我办事太过心慈手软。你说我是不是很没用?”

——“才不会。你一直都做的很好。我知道。”

“小神仙,我做不到娘要求的那样。怎么办?”

——“那又怎么样,现在的你就很好。城璧,那些被加诸在你身上的东西,你可以丢开的,多想想你自己就好。”

……

连城璧觉得,似乎只是和梦里的那个人说一说话,白天里郁结的心事就消散了许多。


在梦里,那人的模样变得清晰。

是个神仙一样的人。

浅蓝色的衣衫宽袍广袖,松散地束着发,眉眼温柔俊秀,总是恬淡而温柔地看着他。

他唤他“小神仙”。


开始的时候,他觉得可能是自己太寂寞了,以至于在梦境里勾勒出了一个朋友。

白天醒来的时候,也会笑话一贯冷静自持的自己有些可笑。

却戒不掉每晚入梦的期待。

那个人会在他软弱的时候,握着他的手,会轻拍他的肩。

他开始依赖起这种不真实却又仿佛切实存在的温暖。


“娘今天又打我了……有些……疼……”

从来没想过,自己也会有向人撒娇的一天,即便是在梦里。

无垢山庄的连城璧,应该能吃得下任何的苦,应该不能有任何的抱怨,应该就像一个完美无瑕的君子模版,无懈可击。

但梦里的连城璧,不一样。

当有人关心的时候,原本一个人的时候可以咬牙坚持下去的苦痛,竟然痛不可挡,渴望被安慰。

“给我看看,好不好?”

看他不拒绝,那人掀开他的衣襟,看到了他背上被母亲鞭打的伤痕。

“你母亲也太狠心了。”那人的目光里,满是心疼与痛楚,抬手抚上了他的伤痕。

那人的手,柔软而温暖。

连城璧自小严于律己,除了习武学文,性格孤僻,更是讨厌与人的肢体接触。而当那手掌抚摸他伤痕的时候,他却恨不得时间过得更慢一点,感受着那暖意顺着指尖一点点注入他的身体。

他们的姿势近乎亲昵的拥抱。

“小神仙,你叫什么名字?”他忍不住问。

这只是你梦境里的一个人,不应该陷入太深——明明心里这么提醒着自己,他却是越来越无法放弃这份真实的感觉。

“公子景。”那人在他耳畔轻语。

很符合小神仙的模样,公子如玉。

“那你是喜欢我叫你公子景,小景,还是继续叫你小神仙?”连城璧语气轻快地问。

“只要是城璧你叫我,我都喜欢,我都会应。”

“要是白天,也能看到你就好了。”连城璧小声说。

几乎是他说什么都会回答的公子景,这次却没有接话,只是更紧地抱住了他。


评论(3)

热度(20)

©隰有荷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