隰有荷华

追剧 日常
【注:一年生不写了 请勿关注】

[ZYL48/公子景*连城璧] 入梦

“不用这样的,城璧。

不用强迫自己做一个不哭不笑,不能犯错的人。

你可以更任性一点。开心的时候,我会陪你一起笑。难过的时候,我可以让你靠,我一直在……”

似乎落在一个怀抱里,有人温柔地在耳边絮语。

被絮絮缠绕的温暖,和从未有过的安心。

是谁,谁在说话?

连城璧想看清那个说话的人,眼前却只是影影绰绰,瞬间远去的浅色背影。

他想捉住那个人,伸手却是一片虚空。

他想追上去,问一声你是谁,却一个脚步踏空,惊醒过来。

——是梦。

连城璧叹了口气,环顾着自己的房间。

四壁洁白,整洁简单,处处透着整肃严谨,哪里有半个人影。

母亲为了锻炼他的意志,自小便不许他高床软枕,即便是这样的冬夜,依然是单薄的被褥,也不生火炉。

他已经习惯了,常年习武的身体并不惧寒冷。

他以为自己够坚强,不需要温暖。

原来不是。

刚才的梦境过于温暖,让他忽然有些怨愤和不甘。

有些无所依傍的软弱。

为什么没有这样一个人,知他冷,疼他苦,免他孤独,

都是清冷冬夜的错。

明天醒来就会好了。

 

无垢山庄少庄主连城璧,在母亲严厉到近乎苛刻的教养下长大。

少年时父亲的自缢,似乎验证了他曾经在比武中向对手下跪的传言,让曾经风光一时的无垢山庄沦为江湖笑柄,而他母亲倾尽毕生心力,就是要连城璧光耀门楣,一雪前耻。

连城璧做得很好。

武功卓绝,品行端庄,年纪轻轻就被誉为江湖六君子之首,一时在江湖上风头无二。

但他的路远没有到终点,在母亲的规划里,他还要迎娶沈家庄的沈璧君,取得嫁妆割鹿刀,借助这绝世兵器提升武功,再登上武林盟主之位,才能一雪父亲给家族留下的污点,重振无垢山庄的荣光。

只要按部就班去做就好了。

 

白天又和母亲探讨了去沈家庄提亲的注意事项,和江湖朋友们商议了近期的江湖异动和应对策略。

一如以往,他的提案思虑周到,让母亲满意,让武林同道感佩。

结束一切,回到房间点起灯,内心那个疲惫无奈又有些不甘心的自己却又探出了头。

其实,他一点也不想去沈家庄提亲。人人艳羡他可以迎娶江湖第一美女,可他对那个美艳却自视甚高的沈璧君,没有半点兴趣。娶亲,不是应该娶自己心爱之人么?而他根本不爱她。

其实,他一点也不喜欢在江湖同盟的会议上筹谋策划。母亲怕他年纪轻行差踏错,从来教他喜怒不行与色,行事稳重不苟言笑也的确帮着他赢得了不错的江湖声誉。可那些东家门派长,西家门派短的事情,他真的很厌烦。打一架不就好了,摊开来说不就罢了,非要弯弯绕绕无数心机谋划,真是无趣死了。

都没有让他能开心的事,而不开心的时候,他也要端着不能生气。

白璧无瑕,完美无缺。

他扮演着完美的无垢山庄的连城璧。

 

“城璧,今天怎么了?不开心?”

——又是你?你怎么又跑到我梦里来?

“因为看到你不开心,我便来陪你。”

——不用你陪。我一个人可以,反正我一直都是一个人。

“可是我听到了。”

——听到什么?

“你的心愿。”

——我的心愿?呵,我要迎娶江湖第一美人,取得割鹿刀,当上武林盟主,这些我都会自己做到。

“你骗人,这才不是你的心愿。”

——你又知道什么?

“我,应你心愿而来。”


=====

迷迷糊糊做了个梦,梦到有人在白璧的梦里宽慰他。。。

然后忍不住补充了点,居崽的水仙让人不可自拔。。。

评论(2)

热度(15)

©隰有荷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