隰有荷华

追剧 日常
【注:一年生不写了 请勿关注】

[ZYL48/罗浮生*丑] 浮生欢(六)

(六)


马戏团那个脑满肠肥,平时总是对着团员们颐指气使的老板,最初见到罗二当家光顾的时候,还以为这位新占领山头的地头蛇是来收保护费的,屁颠屁颠地把罗浮生请到雅座,奉上瓜子小食,怕他嫌这场内闷热,不知道打哪儿掏出把扇子给他扇风,边扇还边谄媚地二当家长二当家短地奉承。

罗浮生最看不得这种小人模样,不耐烦地让他该干嘛干嘛,别影响自己放松看表演。

这老板人是走了,心下还是觉得放着尊大佛不照料不行,对着后台唤了声:“丑,出来一下。”

桓乐看着台上的表演方才开始,还没到收钱的时候,估摸着老板又有什么麻烦差事要丢给他,叹口气走过去,听老板的吩咐去前排雅座招呼客人。

有钱有势又挑剔的客人,嫌剧场闷要人给扇风,嫌椅子硬要人给捶肩,嫌表演无聊要人陪喝酒之类的情况算得上家常便饭,虽然内心不爽,但桓乐早已经习惯了随时随地用那夸张的小丑笑容,谄媚讨好的言语,搞笑滑稽的动作来应对客人的各种要求。而在小丑伪装下那个不甘的自己,他藏得很小心,从不轻易让人看到。

接到老板命令后,他一如往常,在嘴唇上再补上了些艳红的油彩,让小丑上咧的妆容更夸张了几分,深吸一口气往雅座走去。

而当他佝偻着背,歪着脑袋,提着热水壶来到雅座,讨好的一句“这位爷,要添点儿茶水吗?”刚刚出口,就卡壳了。

真是冤家路窄,这不是那个半月前嘲讽过他,又在前日里被他一不当心救了的罗二当家嘛。

那天被罗浮生认出了他来,还说了要报答他之类的话,桓乐担心了好几天会不会惹来什么麻烦事儿,结果一连多天也没见罗浮生出现,当时还小小庆幸了下。只是后来又听说原本掌管他们这片儿的青帮竟然被洪帮给赶跑了,才又有些不安起来。

果然,该来的总会来。

“怎么是你?”一声问话出口,桓乐恨不得咬了自己舌头。怎么一见了这人的面,竟忽然忘记了自己小丑的身份,用这么生硬的语调质问起客人来了?他有些烦躁,自以为已经修炼得刀枪不入的面具,在这个人面前似乎不堪一击,面具背后那个被藏起来的自己,总是在不经意间会探出头来。

“嗨!”见是他,罗浮生心情似乎不错,冲他笑。

那笑容太灿烂,有如阳光洒落,春风拂面。

如果不知道这个人的底细,一定会被这个笑容欺骗,以为他是个纯善的青年吧,桓乐心下嘀咕。还好自己第一面就认清了这家伙的本来面目,好看的外表下明明是个混世魔王,对人无礼,欺行霸市。听说前几天和青帮的那次地盘之争,也是把对方打得不轻,伤了不少人。虽然说自己之前的确帮了他,但看他喜怒无常的样子,他所谓的报答,桓乐还是有些避之不及的惶恐。

想了想,他调整了下语气,“咳咳,我是说,您,您来啦。”调整了一下频道,他客气地招呼。

听他突然变回恭敬的语调,罗浮生瘪了瘪嘴,指了指一旁的空座,“过来坐。”

还没受过这种待遇的桓乐,赶忙摇头表示不用,罗浮生哪里和他客气,把他一把拽过来坐下,“让你坐你就坐。”

有些别扭地坐着,桓乐也不知道这位少爷今天是想要干什么。

看他掩盖在小丑妆容下,却依然透露出的局促不安的眼神,罗浮生笑道,“今儿不用端茶送水,你就好好坐着,陪我聊聊天就行。”边说着,边把桌上的一个纸袋子往他的方向推了推,“对了,这个给你。”

方才桓乐就看见了那纸袋子上四个醒目的大字“牛记生煎”,还感慨着这位少爷真是娇气,来马戏团玩儿还带着吃食,没想到这吃食竟然是给自己的,倒是愣了愣。

“我,我不要。”第一反应总是最直接的。

“不许不要,这可是限量版生煎,全东江最好吃的一家了。刚买的还热着呢。”罗浮生哪里容他拒绝,在坚信“牛记生煎天下第一好吃”的罗浮生心里,是朋友就是要分享牛记生煎,救了自己的小丑,算是恩人,比朋友还更高了一层,自然是值得与之分享珍贵的美食。

桓乐被逼无奈地拿了个生煎塞进嘴里,下一秒就被生煎的美味折服了,真香!

看他鼓着嘴努力咀嚼生煎的样子,罗浮生得意起来,“好吃吧。多吃点。”

今天的桓乐,与第一次见面时一样的小丑装扮,惨白乌黑血红的颜色拼凑出的滑稽妆容。但或许是因为他帮过自己一次,或许是因为曾经窥见了他俊秀书卷气的真容,再看着这小丑模样,罗浮生竟是能透过这猥琐的形容,看到些他本真的模样,倒觉得有几分可爱起来。

“我说,马戏团里这么多角色,你怎么就想到扮小丑了呢?你又不丑。”罗浮生忍不住问。

一句“关你什么事”就在嘴边,桓乐堪堪把它连同生煎一起咽了下去,“因为我笨,其他的学不会。”

罗浮生不太相信,这个小子分明长着一副聪明面孔,只怕是又是在和自己装腔作势,不过别人的私事不好多过问,也便罢了。只是忍不住叹了口气,“哎,我就是看你年纪轻轻的,也不学点真本事,可怎么成?”

看着小丑的眉头逐渐皱起,想说什么又敢怒不敢言的样子,罗浮生想着这好歹是自己救命恩人,也就住了口,只加了句,“不过,以后你也不用怕,遇上什么难事儿,找我罗浮生就行。我罩着你。”

说着话,那头台上的表演也告一段落,罗浮生总算放了桓乐去做他的本职工作。

蹦蹦哒哒跑到人堆里,取下帽子向客人讨要赏钱的桓乐,扮起小丑来还真是如鱼得水,要笑便笑,要弯腰便弯腰,卑躬屈膝不带含糊的。看着他的背影,罗浮生噘了撅嘴,这个家伙,和他说话时虽然谨慎小心,却时不时会藏不住锋芒,在旁人面前倒是个再合格不过的小丑样貌,有趣。


有些事情,多了也就成了习惯。

三天两头往剧场跑的罗浮生,桓乐也是见怪不怪了。见人来了他便客气招呼,陪着说说话,只是不像对着别人那般刻意奉承。

好在罗浮生倒像真的闲来无事,只是来看表演的,并不阻扰他做事。

除了有时会给他带生煎。

临走的时候还会给不错的赏钱。

最初的时候,他不想收。明明多讨要些赏钱是他分内之事,只不知道为什么,或者是第一次见面的不愉快,让桓乐对于收罗浮生赏钱这件事,总是免不了有些芥蒂。

但刚一推脱,对方一句“我罗浮生看戏不给赏钱,说出去你让我怎么在道儿上混”就把他打了回来。

看他把罗浮生招呼的不错,每每得不少赏钱,老板的心情自然也好,连打骂呵斥也少了许多。


一开始两人其实也没什么聊的,不过罗浮生爱热闹也爱说话,自从打算和这位帮助过自己的恩人交个朋友之后,时不时会给他分享一下自己的琐事来和他拉进距离。比如又给了胡奇什么教训,美高美的头牌扭了脚最近生意不好自己很烦恼,义父又要让他接新生意实在忙死了之类。

桓乐大部分时间也就是乖乖听着,极少说自己的事。对方自满的时候顺应着夸夸,对方抱怨的时候陪着叹叹气,说不出有几分真心实意。

不过两个人相处的模式,看起来倒越来越像是朋友。


罗浮生原本是看桓乐这人有趣,又帮过自己,真心想结交这个朋友。但他这个人外粗内细,虽然平时嘻嘻呵呵,又怎么看不出桓乐与他的相处里总是有着三分敷衍,这种客气却又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疏离,让他的一片诚心相待有些受伤,渐渐便也觉得有些无味起来。

莫非面具戴得久了,把这人的真心也都消磨去了么?


---

好像越写越无趣了。。。


评论(2)

热度(63)

©隰有荷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