隰有荷华

追剧 日常
【注:一年生不写了 请勿关注】

[ZYL48/罗浮生*丑] 浮生欢(一)

罗浮生其人,好看,能打,重义,有魄力。

人称洪帮二当家,东江小霸王。曾经一个人一把刀横扫敌对帮派近两百人,帮他义父挣下甚是关键的一座码头。激战过后,他浑身浴血撑着长刀傲然俯瞰一地狼藉的模样,一度是东江的传说,老百姓家有不肯睡觉的娃儿,那段时间家长也常常以“再不乖乖睡觉就要被很凶很凶的东江小霸王捉去的哦”为威吓。

他还有个外号玉阎罗,只是这带着杀气却多了三分俊俏感的外号并没什么人敢在他面前提及。

但他长得实是极衬这玉阎罗之名,俏生生的少年,身高腿长,一双桃花眼更是生得极妙,眸子清亮眼角微垂,看着人时自带三分情,眉目含笑时便是阴霾天气里也能让人觉得见着彩虹一般。

只是如阎罗般常年做个凶神恶煞的模样,能见得他毫无防备笑容的人并不多。

倒也是有几个要好的朋友,和许星程,林启凯,洪澜这几个世家子弟,都是从小一起长大,长日里嬉笑热闹,闲暇时一同看看戏搞派对。只是,最近和这几个朋友也无法走动。不过这个也怪不了别人,倒是和他自己的多管闲事脱不了干系。

前阵子,许星程看上了隆福戏院的头牌段天婴,两人你侬我侬一往情深,偏许父极力反对,一心让儿子和罗浮生义父之女洪澜结亲。罗浮生之前也识得那天婴,还颇为欣赏其爽利果敢的性子,便插手帮忙,安排两人坐船去了法兰西。许父自是不能再提结亲之事,罗浮生义父见亲家逃婚自是恼怒,罗浮生知道大哥林启凯恋慕洪澜多年,是个靠得住的人,少不得从中周旋,最终义父将洪澜嫁给了林启凯,也算成就了一段姻缘,这一对婚后也去了绮色佳度蜜月。

于是,好朋友们都去了诗与远方的东江小霸王,看场子收保护费之外的闲暇时间就有些无聊起来。

虽然他掌管着东江第一大夜总会美高美,但天天看歌舞自然有些厌倦,以前还能时不时去隆福戏院听戏。只是那段天婴一离开,剩下的水平实在一般,让他这个高级票友提不起兴趣。

这一日傍晚,收完了东街的保护费,罗浮生趴在摩托车上小憩。有个怯生生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哥哥,你买花吗?”

被扰了清梦的二当家有些恼怒,正想做出个凶巴巴的脸来吓吓这个说话的人,抬起头睁开眼,见到个瘦瘦小小八九岁女娃站在他的车前,举着玫瑰花的样子,弱小又可怜,忽然就凶不起来了。

莫看他现在横行霸道,其实自小少了父母照拂,长成如今模样的途中遭遇过多少不如意,也只有自己知道罢了。

“干什么?”

“哥哥,买点花吧。”

看了看那女娃手捧的花,品相普通,有几朵花瓣都有些枯萎了,看来卖了这一日销量并不好。

“好,我买。”

“你要几支?”

“这些,都要。”

小女娃喜出望外,接过钱。

想着这花怕是美高美的姑娘们也不会要,罗浮生正想着要怎么处理,那女娃却是伸出手,在其中一支花上拽下两个花瓣,再把花交给了他,撒着欢快的步子跑了。

这做买卖还有克扣货物的?罗浮生一头雾水,左右无事,便提着那束玫瑰花,下了车跟着她,想看个究竟。

转过几条马路,这女娃来到一处建筑物前,由于这街区并不是洪帮的地盘,罗浮生倒是不太熟悉。抬头看时,圆拱形的装饰门上,是一串花里胡哨的英文。虽然这大字罗浮生并不认识。不过看那门口的摆设装饰,也能明白这里是一处马戏团的剧场。

看着生意倒还不错,出出进进的客人络绎不绝,那女娃趁乱躲在人群里溜了进去。

罗浮生听歌听戏是行家,马戏倒是没怎么看过,忽然就生出了几分好奇。进去随便挑了个位子坐下。当然他一眼就瞥见了刚才那个女娃,现在正躲藏左边靠前位子的桌脚下,聚精会神盯着台上,只是也懒得去拆穿她,自顾翘着二郎腿欣赏起起杂技来。

与戏院或是歌舞厅的喧嚣的乐声不同,这剧场里的背景音就是首简单轻快的曲子,衬着台上杂技演员的表演摆弄着难度颇高的动作,别说,倒也新颖有趣。

台上除了杂技演员,周围伴舞的几个舞女,格外引人注目的,就数那个满场乱飞的小丑了。

应该是个年轻男子扮的,原本个子应该挺高,却佝偻着背平白矮了三分,白色油彩盖没了全脸,看不清本来面貌。那两只眼睛画作两个黑洞,嘴角用红色油彩画上了咧嘴的假笑,七分滑稽三分可怖。

小丑窜来窜去,时而逗弄下舞女,时而夺下杂技演员手里的道具后甩弄几下,动作滑稽又搞笑,倒是把场子炒的更热闹了几分,罗浮生看到那躲在桌子下面的女娃偷偷拍起了小手。

一段节目终了,小丑跳下舞台,在观众席穿梭收打赏,手里拿着的礼帽里倒也被扔进了不少钱。金额一般的,小丑便会鞠个躬,若是大张面值的钞票,更是极尽讨好之能事,捏肩膀捶腿的也有。

罗浮生心下有些不屑。小霸王生性简单直白,喜欢的是有真本事,性格爽利之人,平生最不喜的就是唯唯诺诺畏畏缩缩之徒,只觉得那小丑形容猥琐,举止令人厌烦。

心下正嘀咕,那小丑却已经来到他的面前,摇着手里的礼帽讨好地笑:“这位爷,看的可满意?”

-------

忍不住水仙搞起来,想到一点是一点~~~

评论(11)

热度(126)

©隰有荷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