隰有荷华

追剧 日常
【注:一年生不写了 请勿关注】

[ZYL48/夜景] 画心

被公子景的美貌折服,摸个段子。

=====

公子景已经不记得自己在这个高塔上待了多少年。
只知道从有意识的时候开始,自己就一直在这里。
高塔巍峨,直入云霄,是族人们敬仰的神圣之地,却也是困住他的所在。
族人们伏在尘土里膜拜他、在塔底虔诚地奉上供奉,却从没有人敢踏入这高塔中,与他对面相谈。


开始的时候,他也不觉得什么。
因为塔里,似乎并不缺什么。
信徒们日复一日为他们敬仰的神明献上的供奉,堆满了这高塔的每一层,奇珍异宝,贵重古籍,无所不有。
光是把玩这些,就占据了他每天不短的时间。
只是后来,连最明亮的南海夜明珠或是最精巧的西山琉璃灯,都不能再让他觉得有趣。
推开最高层处的塔门,往下看,红尘万丈微不可见;抬头望,云雾缭绕仙气馥郁之地,却也是高处不胜寒,连鸟儿都不停驻。
只有六面塔角上的雕花垂铃,在风里发出清脆悠远的声音。
某个瞬间,这风竟嗖地一声穿过了他的心,让无心无念的他,平白生出几分孤寂来。
让人陌生又讨厌的感觉。


幸好后来他找到了新的玩意儿。
原来伴随他生于世间的那支醉墨毫,能够下笔成真。
他开始画花,画草,画猫,画鸟。
塔里终于不那么沉寂,渐渐多了些香气,多了些声响,多了些凡尘俗世的味道。
他几乎要以为自己已经身处于花花人世间。


但很快,他又觉得不对劲。
花鸟鱼虫,山水风景,他能画出他想象的一切,可惜那一切却终究也只是他画出的模样。他甚至不知道,那些人世间真正的花鸟鱼虫山水风景,到底长得什么样。毕竟从未出过高塔,他所想知的世间万物,全多来自于塔内的那些典藏。
更何况,画出的哪些物事不会变化,不会和他说话,不会和他一起度过悠长岁月。
他想要一个不一样的。
他不知道要怎么画。
直到有一天,他在一面供奉的菱花宝镜里看到了自己。
有一个和自己一样的人陪着,或许会有趣很多?
这么想着,醉墨毫已经在画纸上描绘出与他自己相似的形容,只是点眸子的时候,落墨略深,让画中人的眼神与他的温柔澄澈不同,多了分深邃和桀骜。

下一刻,与他八分相似,却显得更青葱些的白衣黑发少年,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你......是谁?我......是谁?”少年眼神警惕,似乎对于自己忽然身处的这方所在感到困惑。
千百年来,第一次有人与他如此接近,如此注视着他的目光与他平视对话,他一瞬间欢喜得几乎不知如何言语。
定定心神,生怕吓到了这少年,他回答:“我是公子景。你,是我的徒弟,夜尊。”
“师父?”少年有些懵懂,眼神里的警戒却散去几分。
“嗯,我带你来这世间,也必一生照拂与你。”
他的语调轻柔温和,宛如那日塔外飘过的绵云,拂过少年的心尖。


评论

热度(16)

©隰有荷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