隰有荷华

追剧 日常
【注:一年生不写了 请勿关注】

[一年生/KA]灼灼

(星空吻之后,假设后面波折剧情都不存在)


一吻过后。

“你这个接吻狂魔。”掩饰着自己的紧张,Arthit嘀咕。

“我刚才吻的可不是P哦。”Kongphop嘴角翘起。

Arthit一愣,这小子在说什么?刚才酱酱酿酿,现在说的什么话?

不满的目光扫射过去,却被Kongphop柔柔的眼光接住。

“我吻的,是满天星光。”Kongphop接着说。他的目光锁在Arthit的身上,眼里的情意,分明都要漫溢出来。

被调侃的学长大人,耳边浮起热意。只能庆幸他的耳朵在刚才被吻住的时候就已经红透了,现在倒是看不出变化。

“明明……你才是。”逃开那目光,微微低下头的Arthit小声嘟哝,“你的眼睛,才是星光。”

然后他抬头,侧身靠近Kongphop,轻颤的唇落在Kongphop的眼角,“我的星光。”


星空下的吻太美好,美好得两个人都有些动了情。

并肩靠着,Arthit看着海,Kongphop看着他。

“好想抱你,P’Arthit。哎。”Kongphop叹了口气,右手悄悄探过去挠Arthit的手心,那语气就像是心里明明很想要买路过的棉花糖又知道妈妈一定不肯所以生生忍住的小孩子。

“亲都给你亲了,抱一下……嗯……也可以。”Arthit的左手被他挠得痒痒的,心也酥酥的。

“P’Arthit,我说的不是那个抱,我想要…..”Kongphop修长的手指改挠为缠,与Arthit的左手牢牢交缠。

“别闹!”不等Kongphop说完,Arthit羞恼地打断了他。

虽然方才没醒悟,被Kongphop这么一说,他自然完全明白了这个“抱”字的含义。

然后他的耳朵更红了。

其实方才,Kongphop的舌头探进来后只是浅尝辄止,虽然恋恋不舍地贴着嘴唇厮磨了许久,到底堪堪忍住了没有进一步,他多少知道为什么。Arthit知道,Kongphop是怕控制不住,那小子对他的渴望深得像是望不到底的井,日常里被狠狠收藏在了心里,可一旦堤防被稍稍抠开一个小口子,少不得洪水决堤一泻千里收都收不住。

虽然两个人早已是最亲密的关系,但每次,那小子都小心翼翼,怕他有一星半点的不愿意,怕过分的渴望惹得他不高兴。

可Kongphop不知道,他怕自己收不住,Arthit却是怕自己守不住。

因为他的心里也有一口井,深深望不到底,装着他对Kongphop的密不可说的渴望。

其实两个人,都是一样的。

他也想要的要命,想要更深入的吻,更热切的拥抱,更炽热的温度,毫无间隙的彼此拥有。

即便是方才那样堪堪收住的吻,甚至是平日里那些更为清浅的嘴唇相贴,就足够让他心旌动荡,要花了所有的心神和理智来让自己清醒一点。所以他不得不故作镇定,摆出拒绝的姿态,而如果Kongphop再狡猾一点,吻再深一点,吻再久一点,只要那么一点点,他的抵抗毫无疑问会溃不成军。

其实,对Kongphop,他又何曾有过真的抵抗力。

幸好Kongphop不知道,幸好Kongphop总是那么在意他的感受,在他侧身或者伸手挡着的时候,总会乖乖喊停。

比如刚才,幸好Kongphop适可而止停下,不然,Arthit怕自己会顾不一切,任那小子为所欲为。不管是哪个“抱”,都遂了他的心愿。


“真讨厌,难得和P’Arthit一起参加公司团队建设活动,偏偏酒店房间是随机安排,不能和P’Arthit一直在一起。”Kongphop嘀咕。这次,他分配到和Tod一间。而Arthit和那个看着就讨人厌的John一间。

“明天……就回去了嘛。”Arthit轻声回答。

听出了Arthit话语里的隐含意思,Kongphop喜上眉梢,贴着Arthit坐得更近些,蹭蹭对方的脑袋。

Arthit的脑袋回蹭了他几下,缓缓落在他的肩头。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享受着独属于两个人的静谧时光。


Kongphop感觉到自己肩头的重量稍稍有些加重,耳边传来的呼吸变得更舒缓平和。

侧目看时,Arthit竟是睡着了。

想想也是,昨天P’Arthit还加班到挺晚,而今天的团队活动,项目紧凑又跑又跳的,学长大人怕是累坏了。

调整了下坐姿,让Arthit靠得更舒服一些,Kongphop也闭上了眼睛,静听着心上人在耳畔的呼吸。

直到耳边,传来小声的呢喃。

“P’Arthit?”以为Arthit在和他说话,Kongphop侧转了头。

Arthit的眼睛仍然闭着,睫毛微颤,呼吸均匀,竟是仍未醒。

但嘴唇里却是嘟哝着吐出只言片语。

梦话么?Kongphop屏息去听。

“为什么…..”Arthit的声音似乎有些困惑。

是遇到了什么难题?Kongphop很是好奇。

“为什么……Kong……为什么……我……这么喜欢你……这么爱你……总想和你……在一起……”

无意识的喃喃细语,钻进Kongphop的耳朵里,刻进了他的心上,让他整颗心都颤抖了起来。

他心爱的学长,平时里自律得紧,极少向他坦白心意,方才一吻之前的一句“爱你”也是他缠着对方才肯说出口。所以Kongphop有时也会不安,担心学长是不是真的爱自己。

原来,原来藏得这么深,他的教官大当家,永远有他不知道的一面,偶尔窥见,就足以让他深陷。


理智被灼烧殆尽,Kongphop也顾不得Arthit仍在梦中,牢牢贴上了对方的唇,辗转吮吻。

梦里的Arthit,正与心爱又缠人的小恋人腻歪着说着情话,呼吸被突然掠夺,分不清现实和梦境,只是懵懵懂懂顺应着本能,迎合着小恋人熟悉而甜蜜的亲吻。

直到快要喘不上气,才从梦中悠悠醒转。

睁眼就是Kongphop的脸,贴着他的脸。Kongphop的唇,含着他的唇。Kongphop的舌,缠着他的舌。

头晕目眩,心跳如擂。

不知在何时,不知在何地。

“Kong……你!”好不容易从嘴角里挤出几个字,却是凌乱不成语。

眼看着要失控,Arthit拼着力气,将那个吻得如醉如痴的人推开几分。

“Kong,你别!”

“P,我爱你,我爱你。”Kongphop仿佛不再会说其他的话,只是反复重复着这最简单的字,最真实的心意,想让对方知道。

对Arthit来说,这却是最致命的壁垒,让他无处可逃。

不知哪一刻,天地翻转了个儿,身下是绵软的细沙,耳畔是起伏的海浪,眼前满天的星光里,他的爱人俯下身,眼里有着比星星更灼灼的光芒。

Arthit的一颗心,被柔软包裹。

推不开,顾不上,只看得到眼前的你。


“嘎啦嘎啦。”

手机铃声唤醒了如痴如醉抱在一处,眼看着就要在沙滩上成了事儿的两个人,看着对方头发凌乱,微微发红的眼睛,Arthit知道自己肯定也好不到哪里去,担心是公司有什么指示,勉勉强强挣开怀抱,打开了手机。


“Kong,我们,回酒店吧。”Arthit低着头说,半是情动半是羞,让他的脸红了个透。

“哦。”想到刚才被Arthit的梦话撩到,失了理智,差点在沙滩上……Kongphop心里惴惴不安,Arthit是生气了么?

“那个……”Arthit有些吞吞吐吐,“John发消息来,他之前负责的一个工作明天一早突然要开会,所以他刚刚赶回去了。”

“所以?”Kongphop心里的小火苗又烧了起来。

“所以……所以……”Arthit所以了半天,终于小声说,“去我的房间。我们一起。”


这是他看过的最美的星空,这是他见过最美的大海,这是他听过最动人的情话。

他的学长大人,是这么爱着他。

Kongphop想,流星一定听到了他的祈愿,真好。


(完)


====


整理文档的时候发现这个之前的粗糙片段补完没发,发掉算了。

想写的都写完了,而且第二部耗光了自己的热情,这对之后没什么要写了。



>>惯例更新清单

[一年生]KA及衍生文总结清单(最终版)


评论(26)

热度(258)

©隰有荷华 | Powered by LOFTER